二级建造师

太行精神光耀千秋(红色记忆)

  太行山西麓,著名的革命老区山西武乡,分布着40余处革命旧址和红色场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就坐落在这里。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是一座全面反映八路军抗战历史的大型专题纪念馆,1988年9月3日正式建成并对公众开放,馆名由题写。馆区占地面积14.8万平方米,包括八路军抗战史陈列馆、百团大战半景画馆、窑洞战景观、八路军抗战纪念碑、八路军将领组雕等10处参观点。馆内藏品8000余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150多件。

  走进八路军抗战史陈列馆序厅,只见8根镌刻着八路军抗战画面的四方铜柱巍然立于大厅中央。置身展厅,那些硝烟弥漫的抗战岁月,那些感人至深的英雄故事,仿佛从太行山吹来的风,拨动着人们的心弦。

  “伫马太行侧,十月雪飞白。战士仍衣单,夜夜杀倭贼。”这是朱德在武乡王家峪八路军总部写下的诗句。

  1937年8月,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出师华北抗日战线。

  武乡是华北抗日指挥中枢,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先后5次进驻武乡,共驻扎536天,这里“村村住过八路军,户户都有子弟兵”,被称为“八路军的故乡,子弟兵的摇篮”。

  “纪念馆的基本陈列为《八路军抗战史陈列》,展陈面积8000平方米,以历史图片和实物为主,辅以景观、油画、雕塑、幻影成像等展示手段,全方位展示了中国领导下的八路军及华北敌后人民八年抗战的光辉历史。”八路军太行纪念馆馆长史永平介绍。

  “这口行军锅有17个补丁,它跟随红军完成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又跟随八路军东渡黄河开赴华北抗日前线,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讲解员魏巍说,“关于这口锅,还有一段动人的故事。”

  1938年春,日军出动3万余人,分九路向晋东南根据地进攻,八路军展开反九路围攻的长乐村战斗。

  在这场战斗中,武乡县王家峪村村民李焕兰的丈夫参加了担架队,他发现一位伤势严重的八路军战士紧紧抱着一口行军锅不放。战士告诉他,这口锅从长征带到现在,过草地时煮过草根、皮带,救活过好多战友。这位战士牺牲前再三请求他把这口锅带走。

  1939年10月,八路军总部驻扎在王家峪村,彭德怀听说此事后深受感动,让部队把这口锅好好保存,待到全国解放后将它送进博物馆,让后人知道革命的艰辛。

  “除了行军锅,这双草鞋的故事也要好好讲一讲。”魏巍说,“这是叶成焕团长牺牲时穿的草鞋,上面的棉线已经断裂。”

  抗日战争爆发后,叶成焕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772团团长,率部先后参加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等著名战斗,为129师在全面抗战初期的“三战三捷”作出重大贡献。

  长乐村战斗中,叶成焕在高坡上观察敌军情况时被子弹射中头部。当战士们抬着他后撤时,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队伍,队伍呢?”

  叶成焕牺牲时年仅24岁。长乐村村民董来旺为他整理遗物时,看到叶团长还穿着一双破旧的草鞋,赶忙拿来一双布鞋给他换上,并将这双草鞋保存下来。

  朱德特地从八路军总部赶来,向叶成焕遗体告别。129师师长在追悼会上说,叶团长没有辜负党的教育,终于成为一个很好的布尔什维克。

  “狼牙山五壮士”面对敌人步步逼近,宁死不屈,纵身跳下数十丈深悬崖;黄崖洞保卫战中,17岁的司号员崔振芳奋不顾身钻出掩体,一口气掷出80多枚手榴弹,歼敌40余人,后被流弹击中;在十字岭突围战斗中,左权将军被炮弹击中头部,牺牲时年仅37岁……

  胡春花是武乡县窑湾村人。1938年春,八路军进驻武乡后,29岁的胡春花积极投身于抗日拥军工作。

  1941年11月,黄崖洞保卫战打响了,八路军战士为了保卫兵工厂同日寇进行殊死搏斗,战场上有许多伤员抬不下火线。胡春花听到消息心急如焚,她把发着高烧的4岁独生女儿留在家中,组织起妇女担架队,冒着炮火上了前线。

  有一位重伤员上下肢都骨折了,不能自己吃东西。胡春花特意到村里找木匠制作了一把小木勺,一勺一勺喂他吃饭。

  当她忙完医院的事赶回家时,女儿已经奄奄一息。仅4岁的小生命在去往医院的途中不幸去世。

  “这个故事讲了很多遍,每次讲还是不由得被感动。这把木勺只有9厘米,却承载着八路军与太行人民不可丈量的鱼水情深。”魏巍对记者说。

  “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件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亲骨肉送去上战场。”这首战争年代广为传唱的民谣,是军民团结亲如一家的生动体现。

  八年全国抗战期间,山西人民出兵、出粮、出干部,竭尽全力支援抗战,15万优秀儿女加入中国,60万热血青年参加八路军。武乡是“抗日模范县”,当时全县总人口约13.5万人,有9万余人参加了各种抗日团体,1.5万人参加了八路军,2.1万人在抗战中献出了宝贵生命。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收藏着一把特殊的军号,它是由“日本八路”前田光繁捐赠的。

  1937年,前田光繁进入为侵略中国东北服务的特殊机关——满铁公司工作。次年春天,他被派往河北邢台一个名叫双庙的小车站,后被八路军俘虏,送往八路军第129师师部。

  129师敌工科科长曾留学日本,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被安排与前田光繁住在一起。在日常相处中,科长常常给前田讲日军对中国百姓的残害,讲日本人民也是战争的受害者,讲中国的追求……前田光繁渐渐认清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本质,决心从事反战工作。

  “前田光繁是第一个参加八路军的日本人,是‘日本士兵觉醒联盟’的发起者,还是东北老航校的元老之一。他带着这把军号投入中国抗日战场,四方奔走进行战地宣传。”魏巍说。

  2005年8月,年近90岁的前田光繁专程来到山西,把珍藏了65年的军号捐赠给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他深情地说:“我喝过武乡的水窖水,尝过武乡的苦苦菜,住过武乡的土窑洞,武乡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在第五展厅,有一台外文打字机,是英国记者何克在武乡砖壁村八路军总部采访时使用过的。1974年,当地重修八路军总部砖壁村旧址时,从地下挖出了这台打字机。

  1938年何克来到上海,看到日军侵占的上海到处是悲惨的景象,他毅然放弃与姑母经印度回英国的打算,决定留下来。后来,他去了武汉、北平(今北京)、延安等地,并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我看到了新中国》一书,揭露了官僚统治的腐败没落,向全世界讲述了八路军英勇抗战的故事。

  展厅里还有一个木质医药箱,它是加拿大员、著名医师白求恩送给八路军第120师医务所的。

  抗日战争爆发后,白求恩率领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医疗队,于1938年初来到中国,先后在延安和晋察冀边区开展伤员救治工作。

  1939年2月,白求恩率医疗队配合八路军第120师挺进冀中。“哪里有伤员,白求恩就出现在哪里。在齐会战斗中,他的手术台设在距离火线里的一座庙中,敌人的炮弹炸塌了围墙,他仍坚持工作,连续69个小时为115名伤员做了手术。”魏巍说。

  1939年10月,白求恩在给伤员做急救手术时被感染,后不幸去世,为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

  在《纪念白求恩》中写道:“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正义事业得到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同情和支持。许多国际友人辞别故土,投身艰苦卓绝的华北敌后战场,与八路军战士并肩作战,用热血在华夏大地上铸就了一座闪耀着国际主义光芒的不朽丰碑。